• <xmp id="4scyw">
  • <menu id="4scyw"><tt id="4scyw"></tt></menu>
  • <menu id="4scyw"><strong id="4scyw"></strong></menu>
  • 腹腔肉瘤患者日本紅十字會總醫院治療實例
    簡介
    年齡: 51歲 疾?。?/strong> 腹腔脂肪肉瘤
    就診醫院:紅十字會總醫院 主治醫生: MY教授
    治療方案: 放療(全骨盆+腔內)+化療
    治療效果: 行開腹手術切除腹腔內脂肪肉瘤、腸管切除、摘除左腎,行人工肛門手術。病情已得到控制,復查顯示無復發跡象。
    出國看病過程
    “帕唑帕尼,由葛蘭素史克公司研發的一種可干擾頑固腫瘤存活和生長所需的心血管生成的新型口服血管生成抑制劑,靶向作用于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受體(VEGFR),通過抑制對腫瘤供血的心血管生成而自作用......”

    這是網上對于此藥的信息,而老公的生命卻從5年前開始不得不依此而維系。

    5年前陪他去醫院做的腹部超聲,原本是因為膽囊結石,檢查結果卻為腹膜后占位。這個結果弄得我們一頭霧水,醫生解釋說,這種占位性病變通俗來講就是通過影像學檢查,發現該部位有一個“多出來的東西”,而這個“多出來的東西”通常泛指良性或惡性的腫瘤、結石、血腫等,如果置之不理,則有可能使周圍組織受壓、移位,造成腹膜炎、繼發性腹腔感染等情況。這還不是最糟的,就怕該占位的病理診斷為腫瘤,那時候就必須要進行手術切除了。

    醫生解釋的每一個字都像尖釘般扎得我們鉆心的疼,畢竟老公之前沒有任何明顯的征兆,我們以為這次來醫院是治療膽囊結石的,會不會診斷錯了?可稍后做出的病理結果將我們僅僅抱有的一絲幻想也給打破了,病理結果顯示“高分化脂肪肉瘤”。一時有些恍惚,但情況容不得耽擱,依醫生的建議,我們當機立斷,決定將肉瘤切除。

    好在那次術后的7個月內復查顯示沒有任何異常,可造化弄人,緊隔一個月后的復查就顯示腫瘤復發了。那是老公的第二次手術,雖然進行的也很順利,但一顆心總是懸著放不下。腹腔內的腫瘤細胞仿佛一顆不定時的炸彈,我們無法得知它何時會“爆炸”。醫生說,最擔心就是還會繼續復發。終于,過了一年,這一天還是來了。去年3月份CT顯示“左側腹膜后腫瘤復發”,老公做了第三次手術。在家里有手術病患的人應該深有體會,每一次的大手術對患者來說意味著什么,用扒層皮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于是同年12月份,“左下腹腸管術區疑似結節及腫塊”的復查結果出來,醫生考慮到復發的可能性,建議再次手術時,我猶豫了。

    “已經在國內做過這么多次手術了,這次能治好嗎?術后再復發怎么辦?”正在對國內的醫療技術產生質疑而內心糾結不定之時,聽同院復查的病友說他在日本醫院做過手術后效果很好,至今沒再復發。于是,經我們一家協商后決定,帶他也去那邊治療。如果決定手術,控制腫瘤生長的靶向藥物帕唑帕尼片需要停藥一個月,停藥期間會出現疼痛反應。但同時,這段時間老公的肉瘤發展很快,需要盡快安排就診治療。命懸一線,每天都在殫精竭慮中小心翼翼的照顧著他。那種迷茫無助感,此生再也不想體驗第二遍。選擇的厚樸方舟這家機構,得知我們的情況后,迅速幫我們預約到了日本紅十字會總醫院院長MY教授的見診。

    考慮到我們都上了年紀,女兒放心不下,堅持陪我們一塊兒出國。在厚樸方舟小李接我們去醫院的車上,我還發現了一把兒童座椅,明顯是為我的外孫女準備的,沒想到小伙子如此細心。

    “厚樸之家”公寓離醫院不遠,我們安頓好就如約到了醫院。MY院長表示,根據老公以往病例可見脂肪肉瘤復發進度非??焖?,并且由于來日之前又頻繁進行過手術,目前狀態很不好,建議盡快進行手術治療。老公停藥有段時間了,不知肉瘤發展到了何種程度,如果在這里可以得到根治,自然越快越好。

    時間就是生命,MY院長當天就為我們安排了住院后的術前檢查。在下午的血液凝固檢測、心電圖、胸部·腹部X光等檢查后,陪同的錦子還在辦理入院手續時,特意為我們安排了單人病房。

    在幾日的術前檢查準備后,手術方案也相應制定出來了:行開腹手術,切除腹腔肉瘤,切除腸管,人工肛門手術,摘除左腎。從醫生描述以及會診團隊的陣仗來看,手術的難度可想而知,看來又有一場硬仗要打了。幾日后,手術日期如約而至,7月初日本的清晨陽光明媚卻不燥熱,看著窗外的景色,忐忑的心也舒展了許多,我們都覺得這是個好兆頭。

    △圖1.血液凝固檢測;圖2.Y先生進入手術室前留影

    上午九點,在更換好手術衣,穿上防血栓襪后,老公在錦子和護士的陪同下進入了手術室。雖然之前院長和醫護都為我們做過了手術說明,我們也不是第一次經歷此情此景,但在一門之隔的那邊躺著自己的愛人、親人時,之前搭建的任何心理建設都無法抵擋在外等待的焦灼與漫長。

    △手術室外焦灼而漫長的等待

    就這樣,我們一分鐘一分鐘的等著。吃完錦子為我們準備的午飯后,手術還沒有結束;吃完晚飯后,老公還沒有出來。等待時間越長,就越焦慮,我在心里已經設想了無數個可能,但是仍然沒有勇氣去面對最壞的打算。終于在凌晨兩點多,怕我們擔心的MY教授出來做了手術說明。

    “這次是第四次手術,由于前三次手術后形成的各臟器間的粘連非常嚴重,因此瘢痕組織纖維化發硬的部位切除的很吃力,再加上之前的幾次手術腫瘤切除不干凈,還要把每個部位細致地剝離切開也需要一定時間,所以這次的手術時間比預想的延長了一些。不過你們放心,手術很順利,現在正在進行人工肛門手術和開腹縫合手術,至少要兩個小時,大家在外面耐心等待,不要過于憂慮。”做完說明后,這位滿目慈祥、鶴發童顏的教授,又折返回了手術室。已經過了18個小時,在外等候的我們至少還可以飽餐坐著休息,可教授卻在里面滴水未進的堅持了這么久,蔡社長和錦子也是一直陪我到現在,想到此處心中不由得對他們升起一份敬佩與感動。

    △MY教授為家屬做手術情況說明

    終于在早上六點多,距進入手術室近22個小時后,老公手術順利結束轉入了ICU。當天下午兩點多就恢復了意識,嘴里的呼吸器導管也可以拔掉了。甚至第二天可以下地走路,第一次就走了30m。也許這段距離對于普通人而言不算什么,但看著他身上的刀疤,望著他蹣跚的步伐,我知道這30m對于他、對于我們一家人有著怎樣的意義。

    △圖1.Y先生術后醒來喝水;圖2.護士為其洗頭;圖3.在護士的幫助下,Y先生去做檢查

    院內康復很順利,醫生的康復計劃加上老公的努力,很快我們就可以出院了,當天蔡社長還親自來探望了我們。如今雖回國有個把月了,但這段海外就醫的經歷卻歷久彌新,老公的復查結果也很理想,沒有任何復發的跡象。“重生”后的道路,我們一家人會一同守護,陪他健康的走下去。

    △.出院當日蔡社長來探望

    (為保護患者及醫生隱私,文中名稱均為化名,日期及圖片已做相應處理。)

    *本案例版權歸厚樸方舟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醫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畫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屬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