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scyw">
  • <menu id="4scyw"><tt id="4scyw"></tt></menu>
  • <menu id="4scyw"><strong id="4scyw"></strong></menu>
  • 日本治療甲狀腺癌案例:化繁為簡,一擊中“靶”見奇效!
    簡介
    年齡: 38歲 疾?。?/strong> 甲狀腺癌術后
    就診醫院:日本順天堂 主治醫生: D醫生
    治療方案: 放療(全骨盆+腔內)+化療
    治療效果: 第一次評估:血尿檢結果正常,縱隔部分和支氣管部分頸部淋巴結的腫瘤已經基本消失。肺部陰影也基本看不到,積水也消失了。 第二次評估:血檢尿檢沒問題,最大的縱隔處腫瘤顏色已經變得很淺,其他處的腫瘤已經看不到了。 第四次評估:血檢尿檢正常。體內的轉移灶已經或消失、或失活、或縮小到很小。
    出國看病過程

    今年三十九歲的我,前半生是不幸的。

    20多年前的我非常年輕,可那時卻患上了甲狀腺癌。直到在2017年的復查中,發現甲狀腺癌復發了。

    雖說當年治愈后,我一直都深諳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可是當這天到來時,心中還是忍不住的低落,無助,深受打擊。

     

    不管怎樣,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因為癌細胞已經轉移到頸部附近的淋巴結,很快我就入院做了手術以及頸部和縱隔的清掃。術后的病理結果并不太好,是甲狀腺低分化癌,預后不好。

    后來我才知道,當時國內醫生直接跟我先生說,不用治療了,回家吧......再加上國內可用的藥物有限,真心急壞了我先生。在我生日那天,先生擁我入懷,哽咽說到,“不管去哪里,花多少錢,我一定要找最好的醫生把你醫好......”

    很快,我先生聯系到了香港一家有名的私立醫院,而且通過厚樸方舟確定了一家日本的大型綜合型醫院。就診時間定在了7月前后。

    當時就已經決定,去兩家醫院檢查完之后,再決定選擇在哪里治療。

    香港就診實況

    7月的香港已經非常潮熱,卻依舊繁華。

    日本看病經歷:知名專家巧用樂伐替尼靶向治療,腫瘤基本消失!

     

    抵達的第二日,先生陪著我,早早就到了預約好的私立醫院。

    醫院的環境很好,也不嘈雜。

    給我看病的M醫生是個看起來很精神,很自信的中年男士。見到他的那刻,我隱約覺得自己有救了......

    M醫生充分了解了我的病史和病情,建議我先在頸部和縱隔的部位做放療,接著再使用紫杉醇/卡鉑進行單獨的化療,最后的療程用PD-1做免疫治療。

    這些年來,對于大大小小的治療我也算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M醫生的方案看起來很全面,但我的情況是低分化癌,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針對低分化癌最好的治療,而且不免會擔心是否會過度治療。

    感謝了M醫生之后,先生帶我先行離開。

    日本醫生“細”考量

    十天之后,飛機降落在羽田機場。

    說真的,我們都很期待第二天的見診......不知結果會是怎樣。

    7月13日,厚樸方舟的首席醫務官李博士陪著我們來到了順天堂大學附屬順天堂醫院的頭頸科。給我看病的是擅長治療頭頸部腫瘤的D醫生。我們應醫生的要求,帶了病理的白片,將重新在日本做病理診斷。

    日本看病經歷:知名專家巧用樂伐替尼靶向治療,腫瘤基本消失!

     

    D醫生問診地非常仔細,也重新查看了我的病歷,然后向我說明目前的情況:

    根據國內的病理診斷是低分化腺癌,這種性質的腫瘤預后介于未分化癌和乳頭狀癌之間,屬于預后不良的范疇。就甲狀腺癌術后復發轉移后治療方法而言,一般會進行碘131治療(不同于香港醫院方案)。但首先要通過在本院的病理檢測重新準確把握檢體當中乳頭狀細胞和未分化細胞的比例,如果乳頭狀細胞所占比例大,就會選擇先做碘131治療,未分化細胞的比例大時會選擇靶向藥物,腫瘤治療。

    我和先生都覺得醫生分析地很細致、非常有針對性??梢恢崩_我的一件事是自從手術到現在,一直都沒有進行有效的后續治療,非常擔心在評估的這段時間內病情會發展,不知道能不能先做些什么治療。

    D醫生說:“即便是要選擇碘131治療,首先還要評估現在有無腦轉移。如果有腦轉移是無法做這項治療的。在明確病理細節之前,不建議貿然進行任何治療。之前香港醫生所提到的免疫療法PD1的注射并不是一個嚴謹科學的選擇。所以希望在7月20日拿出治療方案之前先不做任何積極的治療。”

    日本看病經歷:知名專家巧用樂伐替尼靶向治療,腫瘤基本消失!

     

    醫生還為我預約了增強CT和MRI,也是用來評估我目前的病情。

    一周之后,再次見到D醫生的時候,終于有了結果。

    檢查結果:

    肺部有多個轉移灶,屬于多發轉移;縱隔也有術后殘留灶;無腦轉移。病理檢查結果為低分化癌,且傾向未分化癌。

    治療方案:

    病理結果顯示低分化且未分化細胞的比例稍高,這種情況時使用靶向藥物樂伐替尼可能更為有效。如果樂伐替尼無效,第二方案考慮PD-1,第三方案考慮化療:紫杉醇+EGFR抑制劑(西妥昔單抗)。

    對于D醫生的治療方案,我和先生是非常認同的,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來一些,萬一藥物效果不是很好,也還有第二、第三方案備用著。

    一擊中“靶”療效好

    治療立刻就開始了!樂伐替尼膠囊(14mg/日)吃起來,每天口服一次。

    D醫生說剛開始服用時需要觀察副作用調整藥量,一周做一次檢查(血、尿)門診,持續一個月。每月檢查一次CT、血和尿,每三個月做一次療效評估。

    期間藥物用量的調整和針對副作用的處置我就不細說了,來說下三個月之后的第一次療效評估吧。

    血尿檢結果正常,醫生說我很幸運,一般服藥患者多數會出現尿檢問題,而且其他方面的副作用對我身體的影響都很小。

    增強CT結果也相當好,縱隔部分和支氣管部分頸部淋巴結的腫瘤已經基本消失。肺部陰影也基本看不到,積水也消失了。

    當時在醫生診室里的我簡直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只是機械地向醫生點頭表達我的謝意。忽然之間,感覺日子過的不那么艱難了。

    日本看病經歷:知名專家巧用樂伐替尼靶向治療,腫瘤基本消失!

    日本機場過安檢

    接下來第二次的評估結果也是好消息連連:血檢尿檢沒有問題,CT的結果也挺好。和7月的CT相比,最大的縱隔處腫瘤顏色已經變得很淺,其他處的腫瘤已經看不到了。藥物控制得很好!D醫生說接下來只要安心用藥就好。

    上個月是距離我到日本看病剛好一整年的時間,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來東京了。

    像以往一樣,在預約好的時間里到醫院做了血檢,尿檢和CT,我們依然很期待第四次的評估結果。

    又見到D醫生溫暖的笑容了,他很開心地告訴我們,自從一年前甲狀腺癌復發以來,我體內的轉移灶已經或消失、或失活、或縮小到很小。樂伐替尼的效果很好,目前對身體的副作用也比較小。

    感恩:日本醫學的絕技令我重生!

    寫到這里,其實有些恍惚。不知不覺已經一年了,在治病的這一年中,除了當中經歷了一次嚴重的副作用,停藥了片刻,其他時候都還好。從當初被國內的醫生判了死刑,到當時很急切地想在日本做碘131的治療,再到D醫生重新回到病理檢測,準確把握腫瘤中乳頭狀細胞和未分化細胞的比例,最終精確地判斷之后,選擇了靶向藥治療,我才重新獲取了一線生機!

    相比起香港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不僅和通常治療甲狀腺癌復發的方案不同,而且沒有任何針對性,這點上我的感覺還是對的......

    治療的組合不是越多越好,最重要的是要精準地找出問題所在,才能一擊即中,否則過度治療所帶來的傷害將會不可避免!

    去年此時,我只能坐輪椅,而如今,我就像普通人一樣,根本看不出來是個癌癥病人。

    上天給了我時間,厚樸方舟給我的卻是地利、人和、還有命運!

    END -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醫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畫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屬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