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scyw">
  • <menu id="4scyw"><tt id="4scyw"></tt></menu>
  • <menu id="4scyw"><strong id="4scyw"></strong></menu>
  • 不管是“達芬奇”還是“造瘺回納”,我的7年抗癌之路注定蕩氣回腸!
    簡介
    年齡: 44歲 疾?。?/strong> 結直腸癌,肺癌
    就診醫院:日本順天堂大學附屬順天堂醫院 主治醫生: S醫生,T醫生
    治療方案: 放療(全骨盆+腔內)+化療
    治療效果: 1.手術很成功且過程順利。左肺腫瘤很大,且是惡性,行達芬奇機器人手術切除左肺上葉;右肺行開胸手術,病灶切除,并保留了肺葉; 2.術后病理結果顯示左肺腫瘤為原發腺癌,并非結腸癌轉移灶;右側病灶為良性結節; 3.造瘺回納術很成功,術后雖出現了一些問題,但在住院期間醫生都非常盡心的給與我治療和監測,結束了造瘺人的狀態!
    出國看病過程

    七年,一個人的一生有幾個七年?而我如今已經整整抗癌七年。這一路走來,其中的酸甜苦辣澀只有我自己才能深切體會到,甚至曾經一度無路可走,而如今,我恢復的非常好。

    在絕處逢生之后,今天,帶著感恩的心,我想把我的故事寫下來,分享給更多的腫瘤患者,希望可以給大家勇氣,信心,希望能夠幫助每一個病友。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1. 曲折的國內求醫路

    我在2011年5月份因為便血去了醫院做檢查,不曾想,越檢查發現的問題越嚴重,最后確診的結果竟是結腸癌!一時間全家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明白為什么上天會選中我,感覺天好像都塌了下來,最后在國內一家知名的醫院做了結腸根治性手術,術后也進行了化療。

    可是過了兩年,結腸癌竟在2013年又原位復發了!而且這一次小腹的部位也發現了腫瘤。心頭好不容易落下的石頭又揪了起來,我嚴重懷疑當時的手術沒有切除干凈,可是事已至此,還能有什么辦法呢?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求醫,手術、化療,同時還做了造瘺手術。且不說手術和化療給我的身體帶來的影響,帶著這樣一個人工肛門,大家可以想象的到吧,我的生活質量急劇下降,但好在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甚至可以說是根治。

    可有時我們以為的幸運并非是真的幸運。

    誰又能想到,兩年后上天再一次跟我開了一個大玩笑。2015年在例行的復查中又發現肺部出現了腫瘤,最大的達到了3cm x 2cm。當時醫生會診得到的結論是腸轉移,便建議我做伽馬刀治療。在隨后每3-4個月的復查中,發現有一個病灶始終在變化,但是給我接診的醫生卻認為不是腫瘤,相反,而是覺得應該伽馬刀治療之后的陰影所造成的,腫瘤沒有變化。當時我相信了醫生的話,也沒有找別的醫院。

    我肺部的腫瘤從2015年的3.5厘米,到2016年的6厘米,到了2017年竟然達到了7厘米?。?!兩年之中腫瘤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謶?,慌亂,焦慮,不安幾乎又將我淹沒。這次果斷的去了上海其他的三甲醫院,檢查下來醫生說其實我的選擇并不多,要么左肺開刀,右肺先不動,要么就是做速鋒刀治療。而其它醫院給的結論則是無法手術。無奈之下,我選擇了速鋒刀治療。

    2017年5月至6月間,當速鋒刀做了三次的時候,我清清楚楚記得就在端午節那一日,接到了一個經常為我治病的外科醫生的電話。他問我現在做什么治療,我說正在做速鋒刀。

    醫生跟我說,如果做速鋒刀治療的話,以后我就沒有了手術的可能性,因為速鋒刀放療對肺部的傷害很大,在手術的情況下血是止不住的,他建議我立刻停掉速鋒刀治療,手術對治愈有很大的幫助。我相信他所說的,畢竟如果能夠手術我還是想做手術的,于是立刻終止了速鋒刀的治療?,F在想來也真是非常感謝他能夠百忙之中給我打這通電話。

    可問題是,前前后后跑了那么多家醫院,沒有一家能夠給我手術的!速鋒刀也停了,手術也做不了,從來沒有感覺到死亡離我如此之近,大概只有一步之遙吧。心中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稍稍冷靜下來,回顧了這幾年虐心的就醫歷程,在咨詢了一些醫生的意見之后,我決定去國外試試看,反正也已經無路可走了,不是嗎?后來在網上了解到了厚樸方舟,兩度到他們公司做了詳細的咨詢,溝通完我們還是很滿意的。但當中也糾結過,畢竟去國外看病治療還是需要很多的費用,而且當時對日本也不是很了解??晌也?4歲??!后來在我愛人的支持下,最終還是決定走出國門遠赴日本。

    2. 在見診中“重生”

    手術方案制定

    2017年7月12日,我們在厚樸方舟公司駐日本醫務官的陪同下,到了順天堂大學附屬順天堂醫院就診,當天呼吸外科的主任S教授便安排了一系列的檢查,呼吸功能,PET-CT檢查等等。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① 見診中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② 檢查中

    所有檢查都做完以后又見了S教授,全面評估下來,醫生告訴我,可以手術!當時已經無法用激動、開心來形容那一瞬間的心情了。隨即教授跟我講解了兩種可能的手術方案:

    1. 右肺上葉胸腔鏡或達芬奇手術;

    2. 右肺上葉胸腔鏡或達芬奇手術+左肺上葉開胸全切,目前還不能最終確定。

    很有意思的是,日本的醫生習慣畫畫,S教授畫了我的肺,很清晰很直觀。S教授的手術方案直接否定了國內多家頂級醫院對我病情做出“不可手術”和“左肺手術+右肺保守”的意見。強而有力地將我從面對死亡的絕望中拉了回來。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手術方案圖解

    最驚訝的是!S教授在看了影像檢查的資料之后,高度懷疑肺部的腫瘤并非是結腸的轉移灶!而這一想法也在手術之后得到了印證!

    腸道回位手術的商討

    關于造瘺回納的問題,也請厚樸方舟向院方表達了我希望在完成肺部手術期間一并加做腸道回位手術的想法。

    再次赴日后,順天堂醫院癌癥治療中心的主任T教授給我做了詳細的說明,在日本腸道回位通常在術后一年到兩年內做,我做完腸道手術這么久了,腸腔是否變細,周圍血管的情況都需要做些檢查來再次確認是否能順利回位(鋇劑灌腸,造影CT,大腸鏡檢查)。而且不能與肺部手術同時做,要等手術恢復后才可以。

    至于手術方案有兩種:首先考慮一次吻合完成;如果不行就需要兩步完成,先做吻合和臨時人工肛門,待傷口愈合后,關閉人工肛門口。

    想想我帶了4年的人工肛門,快要和它說拜拜了,一件件令我絕望的事情,忽然之間,就 這么迎刃而解了。

    3. “雙肺”攻堅戰完勝!

    術前溝通

    9月7日,在厚樸醫務官的陪同和幫助下,辦好了各種住院手續。醫生向我做了術前說明,詳細告知了我手術過程中可能出現的的并發癥,向我講解了手術方案,并就我關心的問題一一做了解答。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還能有如此詳細的術前說明,這在國內是做不到的??梢哉f我在國內跑了那么多家三甲醫院,但每次到了各個醫院的情況都是一樣:嘈雜、看病時間短。得了這樣的病,我的心情本就不好,在醫院那種環境下更加難受,再看到醫生那種態度讓我更加糾結。

    聽了醫生詳細的講解,我的內心其實是非常震撼的,對這次手術更是充滿了期待。

    手術過程

    9月8日一早,我在護士的陪同下進入手術室。厚樸的醫務官和我愛人一起在外面等待。手術做了將近6個小時。

    S教授術后說明:因為左肺腫瘤很大,且是惡性,行達芬奇式操作手術行左肺上葉切除;右肺行開胸手術,病灶切除。保留了肺葉,刀口長度約9cm。手術過程比較順利。我愛人聽到這一喜訊時,激動的淚流滿面,再三表達了我們全家對S教授的感謝。

    術后的病理結果顯示,我肺部的腫瘤不是轉移癌,而是原發癌!國內醫生誤診了!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術后日本護士在給我喂飯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蘇醒后看到太太的笑容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術后得到日本護士的精心照護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術后得到日本護士的精心照護

    術后恢復

    S教授的手術做的非常完美。術后第一天我就從ICU轉入了普通病房。

    日本的醫療和國內不一樣,作為國際患者,只要你做了手術,不管是什么狀態,都必須要進重癥監護室;術前簽字,進ICU,抗生素的使用必須簽字。這當中,我只用了一次抗生素,在日本的醫院里,絕對不會過度給病人使用抗生素,這點和國內非常不同。

    術后第一天我就可以下床走路了,也可以洗澡,這在國內是無法想象的。

    日本的護士非常敬業,晚上我難受睡不著覺,想跟護士交流,把我所有學過的英語單詞回憶了一遍,只要我一按鈴,護士就過去照顧我,這一點非常好非常貼心,很大程度減輕了家人照顧我的負擔。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的身體也恢復的很好,一周之后就出院了,又過了一周回醫院復查拆線,一切都很順利。真的非常感慨,日本的醫療技術夠硬夠先進,給我解決了疾病帶來的痛苦,最關鍵的是讓我在這樣低潮的境況中重新給了我生命的活力。

    而當時到了日本才知道,厚樸方舟在最短的時間里給我找的S醫生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醫生之一,他們公司的專業度之高我相信沒有幾年的深耕細作在日本這樣的國家是做不到的。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術后第一天醫生護士陪同下散步

    4. “柳葉刀”回位安腑臟

    好事多磨。第三次到日本是為了終結我造瘺人的狀態。

    2017年12月5日,我再次住院等待第二天的手術。

    第二天的手術很順利,但耗時也很久,和之前肺部的手術一樣花了六個小時左右。

    T教授做了術后說明:造瘺回納術共縫合了三處,耗時大約六小時,因為腹腔內黏連嚴重,及第二處腸壁脆弱,縫合難度大都是造成本次手術時間長的原因,縫合口全手工精細縫合,預計最快一周左右才能進食。本次手術未發現肉眼可見的病變組織。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術前圖解手術方案

    術后第一天便從ICU轉入了普通病房,開始了康復治療的過程。XX醫生照例定時來查房,護士隨時護理在側,安排我服藥和檢查,一切還是那樣井然有序,忙而不亂。

    由于這次的動刀的部位在腹部,行動實在是不太方便,但令我和我愛人非常驚訝的是,這次護士還幫我擦身,泡腳,換病號服,日本醫療體系中這樣日常貼心的服務,哪怕是國內醫院的VIP病房都無法提供,這在國內完全是護工的工作??!

    一周后,術口愈合良好,順利折線。

    在醫院住了一個月,整個康復治療過程中,畢竟腸子好幾年沒用了,恢復起來也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但不僅有醫生定時、詳細的檢查和監測,還有厚樸方舟的醫務官始終陪伴左右,盡心盡責,給了我莫大的安慰和幫助。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與厚樸方舟工作人員合影;從左至右分別是:咨詢部總監羅青春、首席醫務官孟娜、厚樸醫務官蔡社長

    圣誕前夕,院方還安排了順天堂護士學校學生來我住的病房唱圣誕歌送賀卡,送給我們圣誕的祝福,在大雪紛飛的東京,孤獨和思鄉的情緒慢慢消散,絲毫沒有了身在異鄉的感覺。這將會是我人生中唯一一個最難忘的圣誕節了,陪伴我們的有日本的醫生,護士,厚樸的醫務官,還有他們日本公司的社長。

    期間還厚樸公司還安排了S教授的門診,復查肺部的情況。我和我愛人都很開心,檢查結果都很好,只需按照原計劃繼續口服開的藥就好,同時也安排好了下一次復診的時間。

    回國之后

    在中國療養期間,不知道為什么,我有時會出現便血的情況,每次都是厚樸方舟的工作人員在國內和日本兩頭為我協調與院方的醫生溝通,進行遠程的醫療支持和康復指導。

    這一切我們都看在眼里,厚樸方舟在方方面面做的都非常到位,真心感謝他們全程全方位的專業服務與技術支持,我們也非常慶幸選擇了他們公司!

    一個成功抗癌7年的患者誤診背后的故事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醫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畫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屬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