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scyw">
  • <menu id="4scyw"><tt id="4scyw"></tt></menu>
  • <menu id="4scyw"><strong id="4scyw"></strong></menu>
  • 被判“死刑”的腫瘤患者,出國看病迎來重生
    簡介
    年齡: 51歲 疾?。?/strong> 腹膜后腫瘤
    就診醫院:紅十字會總醫院 主治醫生: MY教授
    治療方案: 放療(全骨盆+腔內)+化療
    治療效果: 經6個小時的手術,將肉瘤與門脈粘連成功剝離,共725g腫瘤予以全部切除。
    出國看病過程
    手術失敗,去美國參加臨床試驗尋生機?

    “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了,也許去美國參加臨床試驗還有一線希望。”這是我們這段時間在醫院就診后,換來的最終治療方案......

    起初3月份的時候,因為腹痛我帶老公去醫院看病,結果影像檢查發現腹部有巨大的腫瘤,來不及多想,我們趕緊托關系找到了一位權威外科醫生,他表示可以接受手術治療,還為我們緊急進行了手術的排期。終于看到了治療的希望,但誰都沒有想到,在手術實際操作時,這位醫生表示由于腹腔組織有粘連,腫瘤包繞上靜脈無法剝離,包繞的長度也過長,導致無法切除靜脈包繞段后進行靜脈吻合術,所以將這次手術臨時改為開腹探查術,僅取了活檢,沒有進行腫瘤切除就進行了關腹!

    之后病理我們做了,基因檢測進行了,靶向藥也吃了,但醫生告訴我們沒有其他的根治辦法了,建議我們去參加美國的臨床試驗。

    誰愿意將身邊的至親送去美國當小白鼠呢?但就算是有一絲生的希望,我們也不想放棄。他是孩子的爸爸,我的老公,家里的頂梁柱,我們不想失去他。

    雪上加霜 醫療簽證辦理受阻

    老公還不知道實情,他以為手術已經將他的腫瘤切除干凈了。在制造各種理由辛苦瞞著他的同時,我已經開始在網上搜索信息想辦法解決美國醫療簽證的問題了。

    “實在是抱歉,我們不單獨提供簽證辦理業務,但在出國看病的套餐里會包含此項服務。”終于聯系上了可以辦理美國醫療簽證的公司,第二個噩耗卻接踵而至。事已至此,情況還能更糟嗎?做好了重新找尋簽證辦理途徑的打算,但那天在朋友圈看到這位曾拒絕我的顧問分享的一篇海外治療案例,讓我改變了主意。“腹腔肉瘤、各臟器間粘連嚴重......”和老公的癥狀很相似,但在日本成功做了手術切除。去同一家醫院見同一位專家的想法應運而生,我便再次與這位顧問取得了聯系。

    三種手術方案 絕望中看到希望

    在她的幫助下,我帶老公來到了日本紅十字會總醫院,由該院的院長MY教授親自為老公見診。“看不出來為什么**醫院的醫生沒有把這個手術做完,這個腫瘤依目前的檢查結果來看是可以切除的。”雖然聽不懂日語,需要楊楊(厚樸方舟醫務擔當)在一旁翻譯,但我能聽出MY教授說這句話時憤怒的語氣。

    教授一邊指著畫像一邊解釋道:通過畫像檢查可見腫瘤位于走向腸部的血管附近,8㎝,與動靜脈相纏繞。附近淋巴結腫大,不排除淋巴轉移的可能。屬于非常見的消化器系統癌癥,比較稀少的腫瘤。鑒于這種腫瘤性病變,手術切除法為首選。目前可以制定3種手術方案:

    1.針對上腸間膜靜動脈浸潤的情況,將大量小腸切除及右半結腸切除。術中判斷腸部切除范圍,如果不切除全部小腸就不能去掉腫瘤的話,則不能繼續切除腫瘤。切除后需要進行腸管吻合,術后有可能出現縫合不全、短腸綜合征等并發癥。

    2.針對胰臟十二指腸浸潤的情況,行多臟器切除術。胰頭、十二指腸、膽囊膽管、胃等一部切除,需要再建??梢栽谛袃纱问中g后再行胰管空腸吻合術,3個月后再建手術,期間不能回國,住院需1個月左右。后遺癥有消化吸收障礙等。

    3.行方案1,或者1+2,或者不能切除。

    有做大型手術的可能,手術時間可能超過12小時,有必要輸血,術后ICU。

    這是第一次,我將這條盤踞在老公腹部的“惡龍”看的清清楚楚,也是第一次,聽到除了臨床試驗外我們居然還有其他的選擇,而且不止一種!雖然“惡龍”已經鳩奪鵲巢,但是看著眼前這位對著畫像分陳講述治療方案的老人家,心里驀地對這次手術增添了幾分信心。

    手術前醫生安排我們做了周密的檢查,胃鏡、腸鏡、心電圖、B超、血糖值、血壓、體溫......甚至還為老公安排了一次洗牙。

    △術前檢查

    六個小時的手術 重塑歸家的旅途

    護士確認術前準備事項已經完成后,早上8:30,老公進入了手術室。這是第二次等候在手術室外了,八樓的等候廳很寬敞,沒有那些穿著工作服隔著口罩呼喊的護士,也沒有那么多被推出救護車在樓道內川流不息的急救患者。一切都安排的很妥當,井然有序,但內心的不安卻沒能減少分毫??粗鴷r鐘的指針以事不關己的姿態慢吞吞的走著,我不禁想了很多。從我們的相識,到組建屬于自己的家庭;從迎接一個新生命的誕生,到聽她奶聲奶氣的叫著我們爸爸媽媽......往日的點滴不受控制般在腦海一幕幕閃現。我想經歷過的人會懂得,你的思維和教養在醫院里,在生死面前,是無法控制,無法偽裝的。大家都在用真實碰撞真實,處處可以看到人性,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么醫院會矛盾頻發的原因吧。

    下午14:30左右,MY教授走出了手術室,在聽到“腫瘤成功切除,一切順利”這句話時,所有的心理建設在那一刻坍塌,積郁已久的情緒得到了釋放,甚至事后回想才隱約記起自己當時抱著教授痛哭流涕的失態舉止。

    “手術切除了全部的腫瘤,包括一米多長的小腸,二十公分不到的大腸,五公分左右的盲腸以及一部分腸系膜,和一個可疑淋巴結(已提交病理),一共725g重量。由于肉瘤與門脈粘連,因此剝離花費了大量時間,雖然這個手術很困難,還好結果不錯,肉瘤切除干凈了,并且不用做人工肛門!”MY教授指著面前切下的腫瘤組織,耐心細致地向我們做著手術說明。

    △切除的腫瘤;術后轉ICU

    術后第一天撤除了鼻胃管,第四天恢復了流食,第六天拔了導尿管......經半個多月的院內康復治療,老公的傷口處已經沒有殘液流出,創可貼也不需要了。預約了兩個月后的復診,拿著教授為我們開的降壓藥,我們終于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院內康復期

    回想著第一次手術失敗帶來的絕望,到痛下決心要去美國參加臨床試驗的無奈之舉,再到現在我可以將他完好的帶回國內,簡直像一場夢一樣。我不想在此評價國內外的醫療差異,我有的只是感謝,是這次出國看病的經歷,是MY教授,讓老公回歸了家庭,回到了女兒的身邊。

    后記

    術中切除的腸系膜根部可疑淋巴結病理確診為原發灶不明的低分化腺癌,復診時顯示較出院時檢測增大2㎜,但還未達到手術程度,繼續觀察跟蹤即可。目前患者食欲佳,體重上漲,整體恢復良好。下一次的復診已通過厚樸方舟預約辦理中。

    溫馨提示:為保護用戶和醫生隱私,姓名、照片和日期都進行了隱私保護處理。本文經用戶授權發布,版權歸厚樸諾亞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和用戶本人所有,未經厚樸方舟授權嚴禁轉載,否則我們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醫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畫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屬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